开讲啦凤凰传奇玲花演讲稿:你相信什么,就会成为什么

我是来自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的姑娘,大家都知道我们叫凤凰传奇。我的名字叫杨魏玲花,用蒙语翻译过来叫天上的云彩.我要跟大家讲的就是“一定要相信自己”。说起从2004年从第一张唱片开始出来,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对歌手。说一个男的一个女的,一个唱高音,一个说唱,这么一个组合;网络上挺火的,大家都给我们一个头衔,说我们是一对“网络歌手”。我记得特别清楚,网络刚开始发达的时候,网络歌手好像是很低档的歌手。其实我一直认为我自己不是网络歌手,因为我是和我的搭档比赛比出来。从2004年的青歌赛到2005年的星光大道,我认为我们两个是实力派歌手。别人说我们是网络歌手的时候,我其实一直很排斥这个话题。到了大概2006年、2007年的时候,我们的《自由飞翔》特别特别火,大家都又给我们换了一个称号,叫我们“彩铃歌手”。那个时候的心态不像一开始那样,但是内心里也是有一点点的会不舒服。虽然不舒服,我现在还是要说的:不管是彩铃歌手,还是网络歌手,凤凰传奇赶上了好的时代,这两个光我们都沾了。《最炫民族风》的时候,我们的歌又开始火遍了大江南北,火到很多人都已经开始烦了。为什么说烦了呢,因为开始流行了广场舞。那个时候我觉得特别伟大,觉得自己做了很好的一件事情。曾毅和我从头到尾去跟健身舞老师一起去跳,把这个教材版做好发行了。结果没过多久大家在微博上一直在骂我们:“凤凰传奇,我很讨厌你们。你们的歌到处在放,我们星期六星期日休息的时候,不管发廊或者是在哪里,在广场上你们扰民了,让我们不舒服了。”包括有一些有名气的人,我也听说过,说他们的歌怎么怎么样,就是招人烦。其实那个时候我认为我做了一件好事,为什么他们都那样骂我?后来我想通了,我就觉得,不管大家怎么去说,我只要把我的歌唱好就行。今天借这个节目也说一下,以后广场上跳舞的时候希望我们的叔叔阿姨们,把那个声音放得不要太大,在大家不是在休息的时候,去运动吧。从“网络歌手”变成“彩铃歌手”,又变成一个“广场舞歌手”。之后又有这种说法,说我们叫“农业重金属歌手”,有一个新闻怎么说来着,赶猪用我们的歌,说好赶。甚至还有一个很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一个白领,挺喜欢我们的歌,在地铁上听我们歌的时候,突然间他的那个耳机的线掉了。整车厢的人都听到了,所有的人都回头看他。那个人说我特别不好意思,特别不好意思在哪里呢,说我听了凤凰传奇的歌,所以大家都就觉得我很土。白领们都那种眼神去看我的时候,我突然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这就是对我们的歌和对我们的评价。一路这样,各种标号、标题在我们头上一直安着。走到今天,我感觉我很坦然了,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觉得挺好的,如果哪一天这种标签没有了,那么我只能说,大家对我们的歌曲没有兴趣了。所以到今天为止,也许是你们的各种的说法在鞭策着我们吧!所以很感谢,感谢网络、彩铃和广场舞,谢谢。我现在要讲的就是,我要相信我的搭档。到今天为止,我永远相信的就是,我和我搭档在一起,能够走得很远,能够成为一辈子的好搭档,以后会一直唱下去。我在这里要是夸他吧,大家都觉得很假,以前我经常在节目上调侃或者是挖苦他,其实这种的状态呢,我不知道你们理不理解,最熟悉的人,开得起这种玩笑,才敢去这么说。所以我在电视上经常去说他这个那个、说他小气,说他怎么样的时候,播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会说你们两个要解散了,凤凰传奇已经亮红灯了。所以每次参加节目,我就再也不敢说了。那么到今天为止,我跟他组到一起也不是没有矛盾没有分歧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理他、不愿意说话,舞台上都不愿意正眼看他。我们好朋友之间,也会有不同的意见、分岔,这是一个让我俩走到今天成熟起来的一个过程。所以很感谢我的搭档,这些话我在任何节目上都没有说过,而且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节目上说过我感谢他的这些话。这也是我第一次,从第一天签公司到今天为止,他会跟我说一句话:“玲花,你想怎样,我陪你到底。”所以,谢谢。现在我已经是升级为一个妈妈了。我的宝宝今天是一百天,也很开心。我的搭档曾毅,他的儿子刚刚生。所以我们老凤凰站在这里,希望二十年后,看到我们的小凤凰。谢谢大家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