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讲啦蒋昌建演讲稿:在悲情中认识自己

刚才撒贝宁讲,我们马上要开学了。其实面对着开学,我还是有蛮深的情结的。这个情结是我进校园的门并不是那么容易,我们那个时候高二就参加高考,大家都知道我名落孙山,那么言下之意,我是一个高考的落榜生,我就要去复读。其实复读本身来讲,如果按部就班的话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在复读的过程当中,你会遇到各种各样个性非常强的老师。你们知道白天的复读班最不喜欢上的课是上午的课还是下午的课,你们说?下午。对,下午的第一节课,那个睡意朦胧啊,那个倦怠啊。而恰恰上这个课的时候,我们的个性很强的地理老师,张口就提问,蒋昌建站起来,你回答看看。我站起来了,我说老师,你能把问题再重复一遍吗?他问,你刚才干什么事去了,我说刚才没听清楚。好,他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,然后你的答案呢?我说老师那你说呢?他让我坐下去,那我就坐下去了,接下来的那句话,让我一辈子都记得:“我看你是没有希望了。”你们知道吗?对于一个高考生来讲,这句话有多重。注意,话没有讲完,第二句话更让你绝望——“根据我多年辅导班的经验,你真的没有希望了。”你知道吗?那种自尊心和虚荣心被彻底地打击。但是我到现在为止,一直还是很感激这个老师的,就是他这一棒砸下去把我砸清醒了。到现在为止,有很多的高考落榜生问我,说你怎么重振旗鼓的时候,我还津津乐道地给他谈这个经验。你知道我的经验是什么吗,我把初中的书和高中的书,把它加起来,我看页码是多少,然后除上三百六十五天。然后我告诉自己发现还可以,每一天其实你只要看那么几页书,或者十几页书就看完了。对我来讲,好像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嘛,对不对。所以从那天开始,我就每一天按照那样的一个计划,我就把从初中到高中的书,按部就班地把它消化过去,我就是这样度过了我高考的复习阶段。还是套一句老话,叫作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。高考完以后,我已经把高考完全忘记了,我觉得我今年还是考不取。我跟很多年轻的朋友一样,我想考艺术,所以考完高考之后,我觉得没有希望,我就去学画画。有一天我正穿着背心大裤衩画素描,我接到了一通我姐姐来的电话,”昌建,你考取了!“ 啊,真的假的?真的,我说哦,那你告诉我芜湖师专什么时候报到。我姐姐听了很奇怪,你怎么知道是芜湖师专呢?芜湖师专是个大专学校,我说考取的不就是这所学校吗?她说不对,是你的第一志愿,安徽师范大学,是本科学校,你考取了,你知道吗!哇!那一瞬间同志们,掌声可以有了,我就是这样进了这个学校的大门。我一入学的时候,我就开始酝酿转系,因为你们都知道,我学过画画,所以我想转艺术系。然后去拼命地折磨我当时的系主任。有一天系主任说,根据我对你的绘画作品的了解,你经过刻苦的努力,你是能成功的。但是你最多是一个”匠“——画匠。根据我对你政治学的成绩的了解,如果你继续努力奋斗的话,你有可能成为“家”。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们这个系主任很懂得心理学还是因为什么,一下子激发了我那个驿动的心。我想成为“家”,我不想成为“匠”。好,就开始认真地去学我的专业课。在大学里面,除了学习之外,其实还有很多社会交往的活动。后来学校里面举办歌星大赛,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每天晚上,别人在旁边刷牙的时候,听到我在唱歌。“怎么停了?接着唱呀!”再刷牙,“怎么停了?再来再来。”我是蛮受欢迎的。后来通过盥洗室的检验,我觉得我可以走到学校的舞台了,所以我就参加了学校的歌唱比赛。你们知道我拿第几名吗?(观众:第一名),你对我那么有信心啊?我的确是拿了第一名。我在这个校园里的活动还是有我自己的价值的。那我这里就会讲到,一九九三年我参加的那一次大专辩论会,说实在的,我并不是主动地积极地要参加这次的比赛。我就抱着随时有可能被淘汰的这样一个心情,走上了所谓辩论队员的选拔竞赛场。当你淘汰到最后的,第二关第三关的时候,你看到身边的国政系的学生没有了,只剩下你一个的时候。我告诉你们,那种集体荣誉感不用教育就油然而生。为谁而战?不是为我而战,为国政系而战,所以当时就告诉自己,死也要死到最后的决赛当中。所以那种集体的荣誉感上来了,就支撑着我一直到了最后。在校园里面选拔到最后还好办,要走上国际舞台上的比赛却很难办,因为你不知道命运掌握在谁的手上。到比赛上飞机的那一瞬间,整个的队伍都很沉默,走上飞机舷梯的时候,你会发现每一个人的脚步都是很沉重的。等到新加坡国际大专辩论会,我们拿到冠军以后的那天晚上,当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老师说:“昌建,你知道吗?你走上飞机舷梯的时候,你回过头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?”我说我不知道,他说:“你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,‘老师你放心吧,我会表现得很好的’。”回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个时候,哪里来的勇气和信心,对他说的这句话。我只是觉得大家都很沉重。那么到了比赛结束以后,我们的老师又说了另一句话——成功后各种各样的诱惑就会接踵而至,你们一定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。不管我在前面做过什么样的成就,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,我不能把这个作为我特殊的任何的一个借口。我没有参加新加坡大专辩论会比赛之前,我的经济上面是非常困窘和让人尴尬的,所以每次到食堂的时候我就是倍受打击的时候,我们那个食堂呢,是有窗户是分开的,素菜,半荤半素菜和纯荤的菜是分开的。我永远会站在那个素菜的位置,但是我的眼睛永远是盯在荤菜的那个档口。有时候我就想说,人生过到这份田地也很失败对不对?那种悲情啊,油然而生。但是我很享受这种悲情,为什么呢?你知道吗?高尔基在《我的大学》里面,曾经有一句话,他说苦难的生活的最好的救济办法就是幻想。我个人觉得尴尬困窘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陷入一种悲情。因为你会觉得,生活再没有比这个更苦,更让自己尴尬的事情了吧。好,到了博士阶段以后,我开始慢慢地宽裕一点了,生活也开始变得游刃有余一点了。而这个时候,就要开始想另外一件事情了,什么事情?(观众:谈恋爱),你太了解我了,我们那时靠写信,我自己信写得不怎么样,但是我经常帮助我身边的难兄难弟们写信。到才思枯竭的时候,我有一个好主意,就建议他们看五四时期的,那些现在看起来是很伟大人物的情书,我告诉他,如果你自己不能够创造的话就照抄。这是一个秘诀,第二个秘诀,写信的时候要有真情实感。但是那个真情实感,又到不到那个峰值的时候怎么办,我说借助一些道具,拿一个吸管,自来水吸一点,然后那种儿女情长的段落,滴上去,知道吧。不要滴太多,就滴一点,那种欲滴又止的感觉,这个还蛮奏效的,对方很快就会回信。这个回信主要是以安慰为主,我们那个时候对待感情的态度,说实在的,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参考的。我用一首诗最能够表达我们那个时候思考这个问题的方法:“我希望她和我一样胸中有血,心头有伤;不要什么花好月圆,不要什么笛短箫长;要穷,穷得像茶,苦中一缕清香;要傲,傲得像兰,高挂一脸秋霜。我希望她和我一样,就敢暗夜里徘徊在白色的坟场,去倾听鸱?的长鸣。去追逐飘逸的荧光。”我们都是在这样的一个诗的感染之下去相信爱情的。博士毕业以后我就留校,留校成为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。我自己认为我上课还是蛮好的,但是几年前有一件事情,让我对自己教师的生涯和职业开始怀疑了 。为什么?有一天晚上我在备课,我感觉到我没有办法用我的脑子进行思维,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没有办法我自己来驾驭控制,而那个时候我就发现我的心脏完全要跳出我的胸腔,我甚至觉得我下一秒下一分钟,就有可能死亡。后来医生给我的诊断,他们认为我是焦虑,有严重的焦虑症。这种焦虑症的表现是什么呢?我没有办法跟家人在一起吃饭,我吃饭是在我自己的卧室里头,就着电视机柜旁边的一个小角落吃饭,我没有办法迈出我家门一步,更不要谈上在院子里面散步。我心里想这种状态,我怎么能够去上课呢?有一天我接到电话,说蒋老师我们请你去开会,我必须要去开这个会。我就问医生,我能去吗?那个医生说,我给你开一个比你平时服用的更厉害的药,这样子你吃下去的话,你就可以去开会了。我吃完那个药以后,我就发现我好像能走出去了,而且走的距离还蛮长的,我发现我的身体其实没有问题,而是我的什么心理会有问题,因为药物帮助我克服了心理的问题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跟药物之间要进行搏斗。一般来讲缓解焦虑症的药,是必须服用半年以上的,但是我那个医生告诉我,在他所有治疗的病人当中,没有一个人敢在半年之前停用这个药。我说我是一个很讲究悲情的人,我就想我试试看,我要不要成为你手下病人的唯一一个特例。他说我不相信,我停下来。我停下来那个药的时候,我发现我不能走出去。但是有一天我接到银行的电话,说你的账户有些问题需要调整,同志们那纠结啊,我一辈子的心血全在银行里面,你知道吗?而此时此刻,我又不能够迈出家门一步,怎么办?后来我告诉自己倒也倒在银行的柜台面前,后来我不但走出去了,我还是开车出去的。我开车出去,把户头上的一些异动把它处理好以后,我又开车回来。当我走完了这一次的时候,我顿时觉得我靠我自己的能力,是能克服焦虑的。所以我问我的心理医生的时候,心理医生说我今天不会给你开任何的药,我只是给你讲焦虑症形成的道理。他说:“昌建,你别爱惜你的羽毛好不好,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在乎你吗?”我说难道不是吗?他或大:“真的不是。昌建,你能够让自己的性格,舒展一点吗?你以为让自己变得有棱有角,这个世界就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吗?”我曾经以为我是,他说:“不是,所以小伙子,伸展一点,展开一点。不要为自己所做的一些小的瑕疵,用各种各样的努力企图去掩盖它,太累,这不是生活的本意。”我理解了,其实科学和药物会给你帮很大的忙,在靠你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战胜心理问题的时候,但是有一点不要忘了,真正能够战胜心理的,最终还是靠自己。我借用高尔基的那句表达,我还是认为排遣尴尬和困窘的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自己设定在悲情的境地,如果你能做到的话,不妨试一试,谢谢大家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