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仁忠也曾经历过失落的痛楚,但我们从不把悔恨的旧梦重拾。既然秋天的落叶早已消融在我们生活的大地,化做滋养生命之树常青的甘乳,又何必再去寻寻觅觅那份感伤的情怀?面对岁月之轮永不停歇的步履,沉浸往事只能倾斜心灵的天平,寻觅过
吴守江哦,大山。我心中的男子汉,沉积了多少年的传说,叠出一个力的形象。你不曾给我许诺,生活就是沉默。然而,那枚金果的诱惑,使我爬上山坡。那是一束湖绿的追光,滑过雨后的半天,像一条宣泄的小溪,舞动着那将要凋残的绮丽,为大山
邴正一云游僧曾问佛祖:“我存在吗?” 佛祖不答。又问:“我不存在吗?” 佛祖仍不答。云游僧失望而去。弟子阿难不解,问佛祖为何不答。佛祖云:“问‘我是谁’,意味着寻找生活道路。而生活道路不能一言以蔽
谢静华人生就像一个五彩线团,不论什么时候,只要顺着时光轻轻抽出一缕来,你就会从这往昔生活的经纬上发现人生的各种折光。最令人留恋的要算它的开头——你一无所知地降临于这个世界,睁开眼,展开耳廓,你激动了。这世界居然这般明朗宽
[美]爱默生石幼珊译人们着意发掘并谱写成诗章的,不是崇高优美的阳春白雪,而是发生在身旁、卑微而平凡的事物。那些束装远游、寄情异国的人踩在脚下不屑一顾的事物,忽然被人发现其实远比一切外国事物更绚烂多彩。穷人的文学、童稚的感
张新宏人类本质上的沉重感,主要源自于责任、期盼和压力。因而,承受便是生命的一种需要和方式了。我们不可能也决不能无任何负载地来往于世,作为人必须有所承受,承受我们需要承受的东西。在理想的王国里,我们承受亲人故人寄予的热望和
白君我喜欢温和的一切,我希望一切都是温和的。我希望天空是温和的,不暴烈,不阴翳。阳光四季和煦地洒照大地,冰霜消融,草绿花馨,百鸟鸣啭,心境明朗。即便是下雨,我也希望是温和的雨丝伴随轻盈的风,拂面掠额之际,带来一缕似水柔情
王书平今生,什么能与你永相伴?恩爱夫妻,有多少是同年同月同日去的?“生不同死同穴”是诗情画境。事业,纵然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但在身老体衰时,创造力会枯萎。金钱,没钱时,阮囊羞涩,你气不顺;有钱时,人情淡薄,你又顺不过容
严文井阳光是匆匆的过客,总是去了又来,来了又去。他不愿意停留。不,他也曾暂时在一些梦里徘徊。他徘徊在沙漠的梦里。沙漠梦见了花朵、云雀、江河和海洋。他徘徊在海洋的梦里。海洋梦见了地震、小山、麦浪和桑田。他徘徊在老人的梦里。
霜城既然活着,就不妨像水,点点滴滴都是真实的生命。常听你感慨,一个人并不懒惰,也不庸俗,更不少才干,然而活得却未必尽兴。这困拢一直在折磨着你,使你常常在一次短暂的顿悟之后,又落入一个更深的蒙昧之中。从此你紧锁的眉宇间发源
舒望我们总认为,温柔是她们的天性和贤惠驯服的同义词。其实未必,温柔对于男人更是一种力量,用泰戈尔的话来说,女人的一半是神。我们总认为,只有男人会造就她们。其实未必,坚强不屈了多少次,使她们往往更能铸成一个强男人。我们总认
卢锡铭飞瀑之所以能飞流直下一泻千里,除了它有深厚的积聚之外,就是因为它选准了一个突破口。千里良驹闯进迷谷,急需的不是在断崖绝壁上的左冲右突,而是冷静地分析出路在何方。撞了南墙不回头,勇是勇了,但这实属不堪称道的匹夫之勇,
柯云路自由是感觉不到的。这就是深刻的格言。感觉不到的就是“无”,就是无为。我们能感觉到的是不自由。当我们说自由时,说自在时,是因为我们还感觉到不自由、不自在。或者,起码是我们曾感觉到过不自由、不自在。感觉到自由了,自在了
温柔,你体尝过吗?你给予过么?绕梁的紫燕是温柔的,它要用这种美好的东西,来熏陶和哺育幼辈;代烈日暴晒补过的月光是温柔的,它将平和、清凉的银辉洒向大地,轻缓地抚慰被灼伤的记忆;滴嗒滴嗒的台钟是温柔的,它安稳而又体贴地踱着,
[俄]屠格涅夫啊,青春,青春,你什么都不在乎,你仿佛拥有宇宙间的一切宝藏,连忧愁也给你安慰,连悲哀也对你有帮助,你自信而大胆,你说:“瞧吧,只有我才活着。”可是你的日子也在时时刻刻地飞走了,不留一点痕迹,白白地消失了,而
全秉荣打开坚冰的闸门,“哇”地一声,春水哭了——为了一冬监禁的委屈,也为着春来自由的释放。春水,义无反顾地向前,以它新生的无比活力向前冲刺,撞击。它把一块块巨大的冰凌举起来,摔下去,再举起,再摔下,直至摔成粉末,融在自
许臻静静地看人生,慢慢地回头,那些往事里总有一些温暖的迷惘,即使结局已是一个确定的答案,但我们的心仍然徘徊在其中,有时候甚至不能自拔。人生总有遗憾,所以难免会有无奈有悔恨,如果总是沉醉其中,那么生活将会是一种灾难而毫无乐
(台湾)罗兰不要希望人类是完美无缺的,不要希望每一个人都像圣人一样是完全舍已为人的,不要这样希望!我认为,我们这样承认,并没有什么不好。而且惟有这样承认了之后,我们才可以对人间多存几分原谅,少受一点失望的打击。假如你为人
邓皓岁月滑翔的声音就像鸟儿舒展羽翼的声音。宛若赤足走在沙滩上,许多的日子如潮水漫过双足,退去之后,了无印 痕。岁月,无声地伴你走过春夏秋冬。群山在无声中诉说伟岸,江河在无声中书写恢宏,蓝天在无声中坦露旷远,大地在无声中酿
韩新东往事是什么呢?它们从哪儿长出来?开花吗?结果吗?我们的一生都有往事相伴。在我抽烟的时候,我有这样一种感觉。那闪烁着的烟头在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时间。幽幽窜出的白烟,如同往事。它们在我们肺腑和身体内留下一种滋味。一种气息
胡林汭享受冬天,坐在田园的篱笆上,领略那片静谧的轻松。享受冬天,坐在大都市的立交桥上,欣赏穿梭人群中写满沧桑的面孔。享受冬天,坐在火炉旁,倾听一个个娓娓道来的故事。享受冬天,坐在山巅,感受大自然的粗旷与旷达。守住冬天的这
[日]芥川龙之介○吕元明译我是个只要身穿彩衣、献筋斗之戏、享受升平之世就知足常乐的侏儒。祈愿让我如愿以偿。祈愿不要让我穷得一粒米也没有,祈愿也不要让我富得连熊掌都吃腻了;祈愿不要让采桑农妇都讨厌我,祈愿也不要让后宫美女都
马振水凸起在地表上,因之而高耸。鸟瞰地球,成为一道道脊梁,即是山脉之灵。因高度的无法企及遂成伟大,因信念的坚定而撼之不动,终于铸成出色的品格。困难已至极限,战而胜之乃成就辉煌,这便是山之魂。山脉的出现,使草树惭疚生妒,争
李雪峰浪漫属于青春。 浪漫属于爱情。但浪漫绝不是青春和爱情的专利。年轻时,在阳光如瀑的大街上,在剪剪的微风和如潮的人流中,你大声长吟的歌谣,为什么今天不能唱?初恋时,在花前月下,在澄明的清晨或朦胧的黄昏,你曾经一次次献给
杨绛真的,什么物质享受,全都罢得;没有书却不好过日子。人的尊卑,不靠地位,不由出身,只看你自己的成就。我们不妨再加上一句:“是什么料,充什么用。”假如是一个萝卜,就力求做个水多肉脆的好萝卜;假如是棵白菜,就力求做一棵瓷瓷
龙人人生留迹于天地之间,理应有点惊人之举。卓尔不群的泰山睥睨群丘,汪洋恣肆的长江啸傲百川,倚剑于长城上的秦皇汉武,在史册的某一页上雄视千秋。生命的长短无关紧要,紧要的是生命的品位。司马迁敢忍大辱而坚持活着,屈原不随俗而毅
张 烨阳光下,一只油漆斑驳的小渔船,倾斜地搁浅在波涛之外,在黄茸茸的沙滩上航着它海蓝色的梦。曾经与日月齐飞时光共流。 曾经与海涛轰鸣鸥鸟歌唱。鸟的路在天空,船的路在海上,它遥望着永远难以企及的目标。它那折断的风帆,锈迹泛
雷抒雁她在自己的生活中织下了一个厚厚的茧。那是用一种细细的、柔韧的、若有若无的丝织成的。是痛苦的丝织成的。她埋怨、气恼,然后就是焦急,甚至折磨自己,同时用死来对突不破的网表示抗议。但是,她终于被疲劳征服了,沉沉地睡过去。
陈丹燕冬天的寒潮到来的时候,南方雾状的天空上变得寒冷而明丽。看上去,蓝得不认识。阳光像锐利的箭一样,冰凉地射过来,在路上走一圈,觉得前额已经被冻得昏起来了。这才是真正的冬天。我想,我喜欢四季鲜明,热就是热,冷就是冷。有一
(台湾)林清玄我们如果有颗安静的心,即使是默默坐着,也可以感受到时间一步一步从心头踩过。当时间在流动的时候,使人感觉到自然中美丽的景观固然能撼动我们的心,但人文里时常被忽略的东西,也一样能震荡我们。例如一口在荒烟中被弃置
石雪辉你们走的时候,很想洒脱很想倜傥。你们真正走的时候,却是在夜晚悄悄地走的,还撑了一把漂亮的伞。我想我只有投奔雨了,不料雨停后的草地竟是馨香透亮的,微风亲切地拂面掠耳。在这个时刻,世界真美。绯红花瓣在手指间飘落是美,斑
段正山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,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,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,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。拒绝了冬天的严酷,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。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,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,躺在明月清风中梦
周捷清晨起来推开窗户,一阵湿润润的气息扑面而来,一种熟悉的温馨告诉我:春天来了。这睡眼惺忪的一推,打开的却是一扇季节之门。匆匆忙忙走在回家的路上,绷着脸,思绪还未从忙碌后的疲惫中解脱出来。忽听一声喊,原来是数月不见的老友
符江生活老人悄悄告诉我:“性格开朗”并非“豁达”之全部内涵,要做到“豁达”两字,够你说、够你学也够你做一辈子。豁达是一种大度、宽容。有人当众污辱了你,你不会记恨他一辈子;身边的人做错了事,你不会喋喋不休地算他的帐;你的部
程乃珊祖母于清晨去世,曙光中我默默祷告。我的祷告没有文字,只有思想。人们来到世界时,都是热热闹闹挥舞着拳头,准备大干一场;但是,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,却安安静静的,摊开一双手。这世界上“物”的东西,我们一样都带不走。当我们
王蕤女孩子们是否渴望倾诉?是不是都有着蓝色的忧郁与柔情?花开的季节有多少美丽的春梦,还是说我们梦样的青春有多少美丽?我听着英文歌,怀着一种优柔的执着,记录下前人的生命华实。你寂寞。泰戈尔说:“我们把世界看错了,反说他欺骗
[美]曼迪诺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。生活就像自然,有阳春,也有金秋;有酷夏,也有寒冬。走运和倒霉都不可能持续很久。对于突然情况,如果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那么厄运就会像大海的波涛一样,在你生活的海岸上忽起忽落拍打不停。相应的
姜龙飞不再为花事迷乱而效颦蹙眉,不再有哈姆雷特式的患得患失,面对刺心的白眼无须凭双拳来为自己壮胆,一次踏青郊游后的疲乏整整二十四小时也难以消除......这,便是生命已交立秋的滋味了。犹如炎阳逞尽了威势渐渐冷却,浆果蒸馏
柳荫冬天的河干涸了,我相信,春水还将来临,那时白帆就是我们心中自由的偶像;风中的树叶凋零了,我相信,泥土里的梦将在枝头开花结果。你还将哭泣吗?是初雪掩埋了你的青草,但绿色终将归还于你。风暴扭曲了大树,我相信,种子已经插入
胡子宏当你静悄悄地沉寂于一种忘我的情绪中,这时你常常会忽视时光的存在,你会忘记你的出生你的死亡——你只听得到“嘭嘭”的心跳声。久了,你抬起头来,你看,阳光的绿荫又移了一寸,树木的嫩叶又长了一分,这就是时光。时光被你的寂静
碧波日子一页一页地被撕去,散乱地布满房间,像秋天里的落叶。生命是一棵扎根在大地上的植物,难道从一开始,迎接的就是义无反顾的凋零?日子,把乳白的芽儿拱出土层,把嫩绿的叶子一片一片地张开,把花朵一枝一枝地释放出香味,把果实酝
张宝同在通往未来的人生岔口,你坚定地选择了这条小路。路的那边是风和日丽,曲径通幽?还是急风残月,河边断桥?你无从知晓。带着美好的理想,带着远征的行装,林中的风景让你赏心悦目,信心剧增,瞧,多好的风景!走过了阳光,走过了树
刘鸿伏一些美丽的蝴蝶,我用锦囊收留它们,枕我如歌的年华。我的小小悲欢,只在这枕上——在这些落花上。虽然花朵已不再有昔日的鲜艳和芬芳,我却如此真切地感觉着它们露水中的一如初生婴儿的嘴唇。这些凋零了的花朵,在多少个晨昏,我一
简媜我不是个画家,但撷取美的片刻,是我的心愿。我不是个作家,但纪录每一次的感动,是我的习惯。仔细想想,生活的本身即是书,即是画。也许前一刻,我们是阅书观画的读者,而下一刻,却又变成书中主角、画中人物了。更有可能,我们同时
见君时常为情所系,为情所牵,到底情为何物?情是灿烂的花朵,芳香四溢,浸人心脾,但若不精心培育,花儿就会枯萎。情是跳荡的火焰,疯狂炽热,令人心醉,但若不加制约,大火将吞噬一切。情是晶莹的露珠,美丽纯净,令人爱怜,但若没有心
[英]D·H·劳伦斯国庆译为了生存,我们需要同心协力,将人类所有的认知融会贯通为一个整体:我们必须努力将各种各样的知识糅合在一起;必须将各种各样的语言汇聚成一种巨大而清新的交响;必须将各种各样
吴新宇有一只鸟,从空中飞过。须臾,又返回来。但已不是前面的那只鸟了。这,就是日子。日子是那只一去不复返的鸟,日子也是那一只只相似的小鸟。惟其一去不返,才让人珍惜。惟其相似,才产生悠闲。朱自清写一篇《匆勿》,把日子描绘成一
[阿富汗] 乌尔法特同是一条溪中的水,可是有的人用金杯盛它,有的人却用泥制的土杯子喝水。那些既无金杯又无土杯的人就只好用手捧水喝了。水,本来是没有任何差别的。差别就在于盛水的器皿。君王与乞丐的差别就在“器皿”上面。只有那
朱华贤站稳脚跟,挺直胸膛,面朝前方,调整好焦距,再放出明亮的眼光,看到红的,就说红,看到黑,就说黑;俊美的,热情赞扬;丑陋的,嗤之以鼻;是英雄,献上鲜花;是小人,拒绝合流。我们平视世界、平视现实、平视自己。面对权贵、富翁
王书春世间人情多讲究赠人以物,而物尽必然情非。我赠人以云,君行千里,抬头便见白云,还怕断了友情不成?人间冷暖是人最在乎的,人与人的交往也往往就在这“冷暖”二字上。你赠物于他并不能心暖,而赠他一份真情可能就是冬天也觉得暖的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